心疼!靳东拍戏意外受伤冰刀扎入腿部

《精绝古城》靳东
靳东
靳东《精绝古城》

  资讯 第一次挑战探险主角,却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重伤,躺上了手术台。

  由靳东、陈乔恩主演的周播栏目剧《精绝古城》12月26日将登陆东方卫视,每周一晚22点两集连播。

  近日,靳东接受了《法制晚报》记者的专访。他说:“胡八一这个角色在昆仑山当过工程兵、下乡做过知青,后来从部队出来,又经历了上个世纪80年代,非常接地气,是个能让我演起来很过瘾的人物。”然而就是在出演这个过瘾角色的时候,他遭遇了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受伤,被冰刀戳进了腿部。

  靳东坦言,往事不堪回首,受伤不可怕,可怕的是受伤之后。“我觉得我们是一群不肯示弱的男人,在那种情况下,尤其自己独处的空间,一个孤苦伶仃的病房,就会特别沮丧。”

  没看过小说原著 挑战无实物表演

  法制晚报(以下简称“法晚”):原著系列小说被各种艺术形式都演绎过,你怎么理解胡八一这个角色?

  靳东:我没看过小说,只看过我拍的剧本。我不知道胡八一这个角色在广大书迷心中是怎么样的,我就只能按照我的理解去演。

  胡八一所经历的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的生活,我全部经十二生肖四不像的动物历过。特别大的好处就是,你能够更准确抓到那个时代的气息和那时候所有人的行为举止。

  法晚:这部戏需要后期特效特别多,拍摄期间是不是很多无实物表演?

  靳东:对,这也是我决定接这个戏的原因之一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在一圈都是绿幕的情况,完全凭自己的想像,塑造一个人物,其实这是一个挺可怕的事情。没有主场景,不像以往有酒店、有家,有女主角的家,或者有其他角色,或者有支线的不同环境,在拍摄那些环境的时候你可以休息一下,这个戏做不出来,这个戏从头到尾一场不落。

  这部戏把我所有的体力完全耗尽,87天,每天早晨斗志昂扬去了现场,基本上到了下午觉得连走一步都困难。

  不过,我终于尝试了一下周围都是绿幕我能演成什么样,跟导演一起拍这个戏,我觉得都是不停的探索过程。

  法晚:档期这么紧,拍摄任务这么重,有没有迟疑的时候?

  靳东:也是我对自己重新认识的一个过程,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的体力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,或者我也不知道我能拍多少天,所以拍到一半的时候,我跟孔导说:恐怕我们把这个戏都想简单了。

  拍戏意外受重伤 冰刀扎入腿部

  法晚:听说这次拍戏的时候受了挺重的伤?

  靳东:往事不堪回首,这是我人生经历的最重的一次受伤。

  法晚:这次受伤是怎么发生的?

  靳东:这是今年5月,当时我们在拍一个平川,大概10米高,锁上绳索,检查牢固后大家一起往上爬。

  整个人的重量拿脚踩住冰川,前一位演员大概上到三四米我也开始上,而且是在实拍过程中。刚预备、开机,我一抬头就看到人往下掉。我下意识地把另一位演员拍开,但是我自己一条腿躲不开了,整个人大概300多斤的力量,整个踏上了。

  人从高空5米多的地方,穿着套在鞋子外面的冰刀,直接从空中坠落砸到我腿上。

  法晚:这次受伤是意外还是工作过失?

  靳东:我觉得安全和保护已经作到了极致,但是还是难免出现问题。

  法晚:现在腿好了吗?

  靳东:如果新开户送体验金68能把包括里面的所有的肉长好大概一年半左右吧。

  法晚:这个是你人生中第一次需要上手术台吗?

  靳东:对,其实别说拍戏,就是生活当中,我也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。当时,我已经疼到觉得这条腿不想要了。清创之后给你缝,缝完之后,我的整个后背和小手术床全部湿透,外科医生说好了没问题了,等太阳城网址着拆线吧,我给你做清创做得很干净。

  受伤并不可怕

  可怕的是内心的沮丧

  法晚:经历这次受伤是不是觉得不堪回首?

  靳东:其实,受伤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受伤之后自己内心的沮丧感。这么短的戏拍了3个月,每天从精力充沛到彻底体力耗尽的过程再到受伤,到了医院开始清创、缝针,抬高患肢不能动的状态,就像人生病都会很脆弱,会想自己的父母。

  法晚:会想父母?这话不像是你这个年纪的男人说出的话。

  靳东:我觉得我们是一群不肯示弱的男人,在那种情况下,尤其自己独处的空间,一个孤苦伶仃的病房,就会特别沮丧,因虎哥公式平特一肖为你丧失了行动能力,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很煎熬,我也很感谢那个星期。

  当时到医院,医生告诉我2个星期后拆线吧,制片人下巴都快掉鞋面上了,14天,意味着全组要停了。

  法晚:受伤期间你在想什么?

  靳东:我人生第一次通过这段日子感受到自己多么疲劳。

  比如说往常如果你晚上九十点钟睡觉,一定第二天早上就醒了,再睡多了就头疼。

  我前面5天到什么程度,晚上10点睡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将近10点,起来吃早饭,吃完早饭躺在沙发上,只能躺着就继续睡,然后睡到被人叫醒我吃午饭,午饭吃完之后,换一个地躺着继续睡,睡到吃晚饭,晚饭吃完饭以后我想完了,一夜肯定睡不着,结果继续睡,就这样睡了5天。

  最有意思的是孔导每天发一个微信,“靳东昨天晚上都疼得睡不着吧”,就一句,我已经没有任何心情,手机也不看,隔了24小时,“靳东今天比昨天好一点吧”。

  然后第三天“靳东起码可以睡一个完整的觉吧”。“靳东今天该换药了吧”,我到第5天给他打了电话,“孔哥是不是已经没得拍了?”他说:“没有你完全不用管,你先把伤养好。”

  这样一个戏下来,一直到最后一天,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杀的青。

  男人间的秘密

  我说服孔导拍戏

  法晚:你觉得这部剧能成为你的代表作吗?

  靳东:我没有想过拍任何一部戏成为我的代表作,我只是拍摄之初想尽我所能,我们不肯向自己示弱,不允许拍一个特别烂的戏。

  至于代表作,谁知道呢,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自己对不同事物的认知,就像一盆花也是,每个人角度不一样,结果、样子就不一样。

  法晚:听说孔导是最开始你说服他过来的,你是怎么说服孔导的?

  靳东: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,这个过程还挺漫长的,花了不短的时间。

  我是觉得我们实际上到今天为止都在尝试不同的东西。之前,我回到我的母校,我的老师跟我讲,靳东这十几年来,你的所作所为一切我都看在眼里,作为中央小龙女心水推荐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的,完全以现实主义,或者扛着现实主义这杆大旗,一直在缓慢前行的这些人当中,我们首先有一个前提,就是要把一切都建立在真实可信的基础上,这是我们的根,甚至是我们的命门。

  本文来源于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efih.com/news/102/303993001.html

继续阅读